涪陵手机台

《江城悦读会》 | 各自的朝圣路

2019-11-05 访问量:

QQ截图20191104145409

 

嗅书香,品经典,这里是涪陵广播电视台《江城悦读会》,每周一晚21:30准时与您相约。

QQ截图20191105164917

 

上周主播汉伟给大家分享了《阿尔伯特在江城》这篇文章,讲述了一段李雪顺老师与彼得·海斯勒,与《江城》的故事;今天。甜心想给大家说一说另外一个城市,圣城——拉萨。拉萨又被称为“日光城”,拉萨全年日照时间在3000小时以上。现在深秋的早上和晚上,想一想拉萨的阳光,便觉得非常温暖。


为了让大家真切感受来自圣城的问候,今天我邀请了我的前同事西藏广播电视台的王嵩给大家分享,接下来把时间交给王嵩。


"朝圣路"

     各自的朝圣路




作者:顾倾城


“世上有多少个朝圣者,就有多少条朝圣路”。


这是他人评论周国平先生《各自的朝圣路》里的一句话。借用这个书名和这句话,并不是想要沿着周先生和他人的思想足迹来讲述今天的我和生活。只是,作为在西藏学习生活了一年多的时间,却越发真切的感受到人生道路的各不相同和生活命运的迥异变化。在西藏曾被许多北上广深的朋友们羡慕嫉妒恨,也让许多还在学校四角天空里的学生们萌生了一次又一次退学远行的念头,不得不说这是个人的一种失败,同时也顿生许多悲悯。


(1)各自的殊途同归 


在西藏,每一寸被神灵眷顾和万物恩泽的土壤,都衍出生无限的可能和绝妙的玄机。贴上日光和信仰的标签,诸神和自然力量的加持,让西藏成为一个巨大的心灵磁场,以传递佛陀梵音和聆听自然密语的神姿俯瞰众生,拂却万丈红尘。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朵莲花,午后的西藏,阳光散去,面朝西方,走向远方。


有人说,旅行就是从自己活腻的地方再到他人活腻的地方,想想也确实如此。自己离开故乡至今,已经五年有余了,故乡的记忆在脑海深处逐渐隐淡了许多,老家门前崎岖蜿蜒的乡村公路,清澈明亮的溪流,夏日池塘的蛙声和稻田里晶莹发亮的萤火微光,在现代文明尤其是工业文明不断延伸到农村和儿时记忆的时候,一切的美感便都来源于那些儿时的记忆了。如今身在千里之遥的西藏,却偶尔也愈发的有种思乡情怯的感受。这也是一种对故乡故土故人的逆向朝圣吧,人总是难以捉摸和理解当下,反而更加愿意不断去回望过去和憧憬未来。


QQ截图20191105164950

 


西藏成为众多人心中的旅游目的地不是偶然,虽然朝圣和虔诚经常被周围的许多朋友和广大驴友挂在嘴边,想想也不过是贪恋此处的异域风情吧。对于未知和可能,人们永远充满无限的向往。而拍照、美食、艳遇便是国人远足的三个最主要目的和表现。相机成为眼睛的延伸和记忆的助手,同时也是寻找存在感的有力佐证;远方多未知,到他人活腻吃腻的地方,中国式土豪和中国大妈也顿时大国上民范儿十足;而必不可少的艳遇也成为最具衡量旅行价值的标准。无法去批判什么,连古人都乐于今朝有酒今朝醉、一日看尽长安花的快意风流,如今物质文明高度发达的今天,想想偶尔享受一番也不为罪过。


更多人来西藏朝圣的并不是佛陀的慈悲怜悯与宽仁大爱,仅仅只是自己的人生态度和理想生活。


想想,归根结底自己也是如此。


(2)在高处,也在生活


这片土地让自己每天都有新鲜感和亲近心,从不拒绝任何一缕阳光和任何一场酒局。从每日午后拉萨城的倾城日光直射到一方室内开始,一天的生活就从音乐与厨房之间延伸到酒吧与拉萨城角落之中。他们说,人生有三件事是无法隐瞒的:咳嗽、贫穷、真爱,不嗜烟酒,不拒新词,生活从来不缺未知与新奇。的确是生活化的,似乎在许多朋友看来,我应该过着苦行僧式的清修生活,抑或整日里游荡在雪域之上,才不枉或不负在西藏。


拉萨城东,我所居住的小区外面有两所学校,远处是西藏大学,窗外便是拉萨特殊学校,但是怎么个特殊法,我至今也未弄明白。在西藏,有许多事情和规律无法用我过去二十年的生活阅历与社会经验解读的,因为在这里,往往会有许多令你诧异的事物存在。近来没完没了的失眠让自身愈发恐惧和焦灼,黑夜让人性毫无保留地露出本质。人生活在一个与自己对立的、变幻的世界之中,注定是一场悲剧。人唯一不能离开的便是自己,绝对自由的人也是烦恼和无所依靠的孤独者,他不适合任何一种思维模式和惯性,包括未来,那些可能不可名状,但永远接近太阳。


QQ截图20191105165010

 


每天早上,周围学校的歌声便会响起,初升的朝阳也会从我目之所及的达孜县城那边投射到拉萨城。一般时候,阳光亲自撒向我的床上之时,一天的生活便开始了。洗脸刷牙、开电脑、做饭……然后便是漫步于悠闲惬意的拉萨城的大街小巷。


我喜欢一些人迹罕至的巷子,但是在拉萨,特别是主城区,很少会有游人不曾踏足的地方,但是看看周围的当地人坐在一起喝茶晒太阳聊天却也是一种很舒适愉悦的事情。到过最多的地方便是八廓城区了。这里有着拉萨城最为集中的人口和最至尊殊胜的场地,同时,也是整个雪域高原的神经所在。在西藏这么久,大昭寺也就进去过一次,布达拉宫也才隔了一年之后才去。对于许多游客热衷和追捧的事物自己反而缺少更多兴趣和耐心。嗯,那就坐在街道旁的凳子上,看看来自世界各地的观光者们,看看络绎不绝的信徒们,看看各自的百态人生和迥异装束,也看看芸芸众生里的自己。


自己倒不是一个虔诚的佛教徒,也不是素食主义者,芸芸众生之中,所有人都只会最先看到前面的人,很少会有人认真停下来看看自己的身影,那是一种永恒定律之下的摆动,永远跟随,但永远不会在同一个位置。对一切出自本能和人性的事物都有着莫大的兴趣和关怀,人往往难以理解自己,却总是喜欢轻易去解读他人,总是难以宽恕他人的过错,却有充分理由为自己开释。我不懂得怎样的人生才是正确的,但是西藏,是自己做的第二个正确选择。


在西藏,若想赎过,就去转经吧,去朝圣吧,去行善吧,或者,吃素也是不错的选择。或者,行走在巨大法力加持的西藏也是可以的。那么,去八廓街吧。


(3)先有八廓街,后有拉萨城


只要出门,八廓街应该是我必去的一个地方。有时候看着汹涌的人潮,莫名其妙的就感动的热泪盈眶。人是感情动物,但是我相信这应该是出自一种本能,对自然万物和天地神灵力量延伸的一种折服与信仰。


这条长约千余米的街道,新旧交替的青石板散落其间,几百年过去了,无数的雪域朝圣者用自己对生命的虔诚走在这条信仰的路上,他们的足迹和灵魂使这里的一切变得神圣庄严和殊胜威力,也为西藏添增了更多神秘色彩,可以说,先有八廓街,后有拉萨城。


八廓街又称八角街,是围绕大昭寺中心修建的一条转经道,也是中国历史文化明街,异域风情浓郁。随着历史的发展和社会的变迁,八廓街俨然成为了拉萨最著名的商业中心之一,信徒游客和商贾云集,不论是在朝圣者还是游客的心中,八廓街都有着至高无上的地位,吸引着那些“只图来世,不图今生”的人们叩首伏拜、虔诚不已。


QQ截图20191105165027



曾经无数次的站在这条西藏心脏的街头,望着这些藏族同胞们在雪域风霜的洗刷下仍然明亮而坚毅的目光时,激动不已。提起藏族人,绝大多数人的第一印象便是淳朴、信仰虔诚,为上天选择的守护世界最后一片净土的人们,他们的心灵也如这片土地般干净纯洁。在八廓街,看到各路虔诚的朝圣者并不稀奇,三步一叩首的信徒也大有人在,但是当我看到一位还是几岁的孩子,在沿着先辈和前人踏过的足迹,虔诚的朝拜,而旁边满头银发的老奶奶弯着腰充满慈爱地献上爱心时,难免会心生激动与感慨,文明的传承也正是如此潜移默化地影响着这个民族和这片土地,人们不曾忘记前人走过的路,更不忘自己的民族之根。


反思当下的社会,有多地方正在为经济发展而大肆拆迁古建筑和新造所谓的古城和旅游一条街,在这里,你才会感受到民族的才是世界的真正含义,而人生何尝不是如此,坚守自己的位置,不浮躁,不轻狂,终有一日,你有你的色彩和光芒。和着诵经声漫步在这里,四周云烟袅绕、经幡指引。我的前后皆是虔诚自然的朝圣者和走马观花的游客,头顶广袤而深邃的上方有浮云飘荡、百鸟盘旋。这座日光普照、诸神眷顾的土地永远不缺信念与智慧,文明的自觉传承伴随血缘同步进行着,他们已经超越宗教本身,成为一种本能和可能。


拉萨城,就是每天沐浴在这样的日光之中,让现实生活和精神寄托成为一种本能可能。



顾倾城2013年12月5日于拉萨





赫尔曼·黑塞说过这样一句话:“这世间有一种使我们不再惊奇而且使我们感到幸福的可能性——在最遥远、最陌生的地方发现一个故乡,并对那些看似极隐秘和最难解近的东西产生热爱。



QQ截图20191105165045




《江城悦读会》好书推荐

QQ截图20191105165124




《雪莲花》,作者江觉迟。


畅销书《酥油》姊妹篇。藏区支教帮扶十五年、传奇女子江觉迟用生命书写善与美的故事。一部浸满汗水、心血、情感的自传体小说。雪山、草原、孩子、牧民,每一个故事都感人至深。


江觉迟,安徽桐城人,生于书香世家。受家庭影响,从小热衷帮扶工作,并酷爱写作。2005年她带上个人全部积蓄,只身来到西部高原支教、帮扶,创办草原孤儿学校。已出版自传体长篇小说《酥油》(2010年),文化散文《西藏情歌》(2012年),长篇历史小说《最后的女权王朝》(2017年)。










本期文章作者:顾倾城


投稿邮箱:flsjldzds@163.com


编辑/雷雪梅 责编/代川  监制/杜焱彦  总监制/涂猛进



QQ截图20191104150726



涪陵

相关推荐
用户评论
我也说两句...
0/200